>
新聞資訊
>
>
2017年,建筑業將加速“分化”

CONTACT US

聯系我們

2017年,建筑業將加速“分化”

瀏覽量
【摘要】:
2016年過去了,此刻的你無論悵然若失,還是躊躇滿志,我們確定無疑的是,建筑業正在快速變化:無論是需求結構、建設模式,還是國家政策、技術和管理;而企業正在快速分化,優勢企業繼續增長,多數企業感覺到拂面的寒風甚至刺骨的寒冷,部分企業正發出痛苦的呻吟、絕望的呼喊。?這是發展的時代,也是財富的時代,更是分化的時代,無論我們多么茫然和彷徨,加速“分化”的趨勢正在到來,這就是2017年的中國建筑業。?1、認

2016年過去了,此刻的你無論悵然若失,還是躊躇滿志,我們確定無疑的是,建筑業正在快速變化:無論是需求結構、建設模式,還是國家政策、技術和管理;而企業正在快速分化,優勢企業繼續增長,多數企業感覺到拂面的寒風甚至刺骨的寒冷,部分企業正發出痛苦的呻吟、絕望的呼喊。

 

這是發展的時代,也是財富的時代,更是分化的時代,無論我們多么茫然和彷徨,加速“分化”的趨勢正在到來,這就是2017年的中國建筑業。

 

1、認識建筑業的“分化”

 

建筑業的分化首先是細分市場的分化。過去20年的建筑業,幾乎所有細分行業同步增長,但2016年,這樣的態勢正在改變:公路、鐵路、市政等基礎設施建設模式的創新,為少數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新簽合同額,2017年這樣的態勢依然會持續,這是最好的細分市場;房屋建筑市場不再增長,總體上呈現基本穩定或下降趨勢,在總量逐步回落的同時,房屋建筑市場的結構和競爭態勢也在發生變化,建筑工業化逐步擠占房屋建筑傳統項目模式的市場,可以預見房建市場的競爭形勢會愈發嚴峻;更多的行業市場會下降,且難以見到反彈的可能,如果沒有特別的原因,火電、水電、礦山、黑色、有色、水工等領域的建設需求不會再有太多空間,而去產能的領域,除了改造和維保的需求,新建需求幾乎會進入冰封時代。

 

其次是企業的分化。不同細分市場顯示出不同的生存狀態,幾家歡樂幾家愁,整體上處在上升行業的企業明顯好于下跌行業的企業;處在下跌行業的企業,要么經受市場下跌的痛苦,要么快速轉型尋找新的出路,而轉型并非每個企業都能做好,管理體系難以構建、團隊難以形成,眾多的房建、礦建、水電企業,正在進入地鐵、鐵路領域,項目虧損已經成為領導者的夢魘;處在增長行業的企業也在分化,未必家家喜氣洋洋,基礎設施PPP模式的突飛猛進,固然給從事基礎設施的優勢企業帶來了繁榮,但居于底層的中小企業依然生存困難。

 

2017年并不是市場和企業分化的起點,市場普遍增長、企業掙錢越來越多的時代在2年前已經結束,但加速分化的態勢會在2017年呈現,我們會看到“幾家歡樂百家愁”的新態勢,野蠻生長、魚龍混雜的自由競爭時代過去,壟斷競爭的新時代正在到來,并由此形成建筑業商業新形態、發展新動力;2016年,是這種競爭態勢的分界點,2017年,則是新競爭的起點。

 

2、分化的原因在哪兒

 

為什么建筑業會在這個時點分化?市場、客戶需求、政策正在發生突變,而技術和企業能力的差異加速了企業的分化。

 

1、市場年需求總量接近臨界點

 

過去20年,經濟飛速增長、人口快速涌入城市、外資進入中國,為建筑業提供了巨大的市場需求,市場如擺著的空桶,它們是如此的饑渴,每個桶都需要裝水,建筑企業如拼命往桶里裝水的搬運工,只要努力,總會有項目,總是能掙錢;今天情況如何?全空的桶是海綿城市、地下管廊,空間無限,但誰為裝水的人付錢、怎么付錢還需要探討;半滿的桶是公路、軌道交通、高鐵,但灌水的人很多,灌水的速度很快;最大的桶當然數房屋建筑,桶裝了70%,未來空間還是很大,但裝水的速度正在放慢;接近裝滿的桶是火電、水電、水工等,空間已經很少;有些桶的水已經外溢,煤炭、鋼鐵、水泥、平板玻璃等去產能的領域,幾乎沒有建設空間了;2014年比爾蓋茨公布了一項數據,此前100年,美國使用水泥45億噸,而此前三年中國用去水泥66億噸,何等驚人的數字,市場不可能是永遠吃不飽的貪吃蛇,君不見王健林先生正在轉型?君不見“李嘉誠跑了”?君不見人們正在探討“富士康跑不跑”?可以預見,建筑業市場需求總量的臨界點要么已經到來,要么正在到來,不會有更高的總量。

 

2、客戶需求改變

 

PPP模式顯示公共建設需求方式改變。錢袋鼓鼓時,不會有PPP模式,大項目會分為很多標段,大中小的企業都可能拿到或大或小的合同;錢袋扁了,PPP模式橫空出世,建筑業的生態也隨之改變,最近某地級市公路新建和改造投資100億,被中交以PPP模式一次性通吃,類似項目越來越多;有錢的時候,100億投資是一批中小企業幾年的“口糧”,而今天則是“大樹下面不長草”,建筑企業的分層已經非常明顯,大工程壟斷競爭,小工程自由競爭,而小工程數量已經正在減少,建筑業“各階級的分析”需要重新書寫。

 

房屋建筑領域的生態是否會好于市政、交通行業?未必!2016年,有三家房地產公司的銷售收入跨越了3000億,房地產20強以外的企業已經很難在一線城市持續拿地,隨著中小房地產公司逐步被淘汰,開發市場的集中度日趨提高,開發市場的壟斷競爭預示著房建市場的壟斷競爭,“門當戶對”的商業邏輯,讓多數中小房建企業日趨艱難,他們的日子不見得比市政交通行業的中小企業好多少。

 

工業建筑領域工程總承包市場正在逐年擴大。程總承包這一模式在進度、質量、成本、綜合管理方面的優勢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制造企業接受,總承包市場增大,并擠占過去價值鏈分割的建筑市場;但工程總承包顯然不是所有人的盛宴,能從事這一業務的企業需要具備相當的專業能力、管理能力、團隊能力,即使是大型企業,投入相當資源,要建立這些能力也非易事,中小型企業,要建立總承包能力則更難,大多數沒有核心能力的企業都會被排除在外。此外,項目的大型化也正在分化建筑企業,規模大、價值鏈長的工程項目,需要能力強、資源多的企業承擔,這是目前多數中小企業、甚至某些貌似強大的建筑企業所不具備的素質,必將導致企業的分化。

 

3、政策變化

 

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“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,2014年開始,政策進入快速變化時代,其核心思想是簡政放權,推動建筑業從資質競爭向能力競爭轉變,推動建筑業轉型升級;經過幾年的改革,建筑業大的改革思想已經基本清晰;企業資質的逐步淡化,使一批過去依靠資質競爭的企業逐步失去生存的空間,微信公眾號“建筑前沿”對建筑強省江蘇浙江特級企業的對比給我們展示了一副圖景,近百家特級資質企業之間的差異巨大,資質固然在過去給某些企業提供了發展的契機,但今天形勢已經大變,無論是倒閉的特級企業還是經營額20億左右的特級企業,都告訴我們一個殘酷的事實,沒有能力、依靠掛靠,任何資質的企業都會出局;建筑企業信用體系四庫一平臺上線,讓人證不合一的投機取巧成為歷史,野蠻生長、渾水摸魚將難以為繼;而營改增則進一步把聯營掛靠、管理不規范的企業推向深淵。

 

4、技術進步

 

曾經有“廚子”修高鐵的笑話在建筑業流傳,大意是建筑業不存在技術的門檻;技術正推動建筑業從能做到做好的轉變,正在蓬勃興起的建筑工業化是分化企業的技術之一,筆者和從事建筑工業化的人士溝通,他們深感做建筑工業化的難度,某大型民營企業投入近10億的巨資從事建筑工業化的產品研發、制造,據公開資料,其已經申請的專利已經超過1000項,倍感建筑工業化之難;8萬家建筑企業中能投入5億以上從事建筑工業化研發的企業不會太多,沒有研發的投入,在技術標準和行業并不成熟的背景下,成功概率可想而知,這是一般企業難以承受之重,建筑工業化資深人士認為,在中國建筑工業化領域很難有超過20家的成功者,此外可能還有50家左右的生存者,其他進入者恐怕多數是失敗者;即使我們樂觀估計有100家成功者,占8萬家企業的比例又有多高?BIM、企業管理的信息化、互聯網,這些新興的技術也會加快企業的分化,新技術是企業進步的動力,使用者未必一定成功,不使用,則可能導致企業的失敗。

 

5、管理進步

 

過去20年,規模、利潤與企業管理同步的企業不少,大型優勢企業在規模利潤成長的背后,是管理、技術、團隊、文化的同步前進,但這并非行業的普遍情況,很多建筑企業依然沒有完整的團隊、完整的組織、完整的管理體系,多半停留在老板能力即組織競爭力、老板文化即組織文化,無法與時代同步前進,無法應對外部環境的變化,無法實現企業的開放、包容和創新,這加速了建筑企業的分化。

 

3、分化的結果如何?

 

分化的趨勢無可避免,值得我們不斷觀察和研究,也許3-5年后我們會見到階段性的結果,全新的壟斷競爭圖景。自由競爭和壟斷競爭,是兩種特點不同、參與者不同的競爭,但并不表明競爭的強弱;自由競爭時代,企業之間的勢力差異不大,大家獲得大致相同的生存機會和利潤,參與者規模小,力量單薄,彼此分散,中小規模的企業多;壟斷競爭的對手實力雄厚、勢均力敵,也將使競爭更加激烈、持久。

 

在建筑業的中高端市場,2016年正在結束自由競爭時代,而壟斷競爭時代正在到來。據“建筑前沿”最新統計,60家大型建筑企業已經獲得超過30%的市場,而在一些特別的領域,如PPP模式,央企市場份額超過60%,50家左右的大型建筑企業份額超過90%,高鐵建設、軌道交通等領域也大致如是,特殊領域的壟斷競爭已經實際成型;隨著壟斷競爭在不同細分行業的深入,中小企業的傳統生存空間被擠占而變小,這注定中小企業要么死亡,要么改變,去適應新生態、尋找新空間。

 

壟斷競爭群體內部,其江湖地位也會分化。2000年前后,房屋建筑領域的中國建筑與一些地方企業幾乎旗鼓相當,15年以后,雖然在高端的房屋建筑領域、在房建技術方面,他們依然具有匹敵的競爭能力,但規模、效益、業務布局、團隊能力、資金勢力彼此已不可同日而語,競爭的天平已經傾斜;企業 15年來勢力的分化,也會在更多的壟斷競爭企業之間出現;事實上,國企與民企之間、央企和地方國企之間、央企之間的競爭天平正在傾斜且愈發明顯,顯然,2017年,不是分化起點,也不是分化終點,只是加速分化的標志點。

 

站在2017年,讓我們暢想2030年的中國建筑業,那時的分化結果如何?或許1000人以上的大型的建筑總包企業會減少到500家,具有工程總承包能力的企業300家,從事建筑工業化的企業30-50家;而更多的企業,則在壟斷競爭者形成的建筑業生態中,為其提供總包配套服務即分包或者維保,材料或者運輸,而這些大型企業則承擔著建筑業在技術進步、管理進步、品質保障、系統集成的責任;舊生態逐步過去,新生態逐步形成,這就是分化后的結果。

 

4、如何面對“分化”?

 

在快速變化的環境中贏得未來,并不容易。建筑企業未來的定位大致有四種:多價值鏈融合的大型工程公司,專業領域設計和施工結合的大型工程總承包公司,施工總包企業,專業和勞務公司。

 

大型企業需要隨時關注、研究、適應變化,并控制風險。“關注”、“研究”、“適應”變化大致代表著三個層次?!瓣P注”是最基本的層次,市場、客戶需求、模式、競爭態勢、政策、技術都在變化;“研究”是一個更高的層次,您如何看目前市場下行的趨勢?是短期的還是長期的變化?是構成變化還是總量變化?要得出比較靠譜的結論并非易事;“適應”是最高的層次:是否需要進入新市場?采取什么進入策略?采取什么激勵策略?調整策略是整體調整還是局部調整?快速調整還是均衡調整?

 

中小型企業則需要在變化的環境中堅定自身的定位,并努力塑造核心能力。分化的態勢下,中小企業的戰略定位變得更加重要。幾年前,一位做勞務的老總跟筆者探討,走向總包還是堅持做勞務?筆者的建議是堅定做勞務、做成細分行業最好的勞務!這家企業在分化的態勢下,勞務管理能力不斷增強,成為優勢總包企業戰略生態中重要的伙伴,企業也獲得持續的發展。

 

無論是大型強勢企業還是中小型弱勢企業,在分化的2017年,注定不會輕松。優勢企業需要應對迅速變化的環境和全新的商業模式,需要在快速前進的道路上控制風險;在如火如荼的PPP窗口期,他們正在以押寶的方式把身家性命賭上去,在機遇與風險并存的江湖中會不會出現黑天鵝?風險的天平總是那么晃晃悠悠、無法預計,狗熊和英雄、先烈和先驅往往是瞬間的角色轉換。而中小型弱勢企業會更加艱難,陽光很難照到他們,雨露不會滋潤他們,但即使命如草芥,只要在春天得到一點雨露和陽光,就會展示出頑強的生命力,或許他們中的一批,會在10年后成為建筑業絢麗的風景。

 

滄海橫流,2017年建筑業加速“分化”;除了拼,似乎沒有別的選擇。

宾利国际彩票平台注册